欢迎访问中国江苏殷商文化网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网站首页 关于殷商文化 文化论坛 理事综览 企业之窗 殷氏动态 古今人物 建言献策 百花苑
网站导航
关于殷商文化
文化论坛
理事综览
企业之窗
殷氏动态
古今人物
建言献策
百花苑
最新动态 更多
江阴殷氏参与街道“清风廉政”教…
麒麟殷氏召开联宗合谱工作会议
麒麟殷氏举行清明祭祖活动
阳光总在风雨后
平昌殷氏捐赠水果慰问疫情一线社…
沭阳县殷氏家族联谊会 注册会员…
南通殷氏到“南渡殷氏文化园”祭…
庆祝江阴“饮福堂”殷氏宗谱弘发…
 
详细内容  

家 乡

发布者:殷生良  发布时间:2019-05-09  点击:369
    想写家乡的念头由来已久,尤其是随着年纪的增长,这样的念头越来越在胸中发酵撞击,久而久之就变成了一种压迫式的牵挂,有着如丝如缕的缠缠绵绵,惆怅啊!这样的情如同那些牵线的风筝,无论在远处的天边、还是落进近处的梦里,远远近近,总有一根线牵着,这被叫作思乡!不是悲怆,也不是放歌,而是沉甸甸的,背着有点累放下却又不舍。
    四十年前,那年我十九岁,刚从学堂的大门走出来。父亲说带我去苏北看看,回老家转转。于是,我随着父亲辗转来到淮阴。休息了一天之后,由涟水李集殷老庄来了一位本房的哥哥说是来带路的。那天下着中雨,我们骑三辆自行车冒雨而行,六十里路程,走的好辛苦好累好难。路况恶劣,泞巴巴的烂泥地黏糊糊的,走的绝大多数是田埂羊肠小道,一路上可以说是跌跌撞撞。临近中午时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风里雨中的一个破旧的小村子。村口有很多人,老老少少都纷纷围拢了过来……
    “三爹回来啦!三爹来家了。”(称呼我父亲)人们笑得非常灿烂。“这小鬏是三爹家的吧?”有人注意到了我,上下打量着,像是看老外似的。“要伊不得了,三爹离家时才十八岁,现在伢子都这么大了!”“你叫什么?多大啦?”有人问我。“我叫宗豪,十九岁啦!”我回道。“快,进家里坐,外面清冷清冷的。”随着众人的热情我们被让进了屋子里。顿时,屋里的一切让我心头一紧:堂屋里乌漆麻黑的,一张破木桌几条长板凳,墙上高高地挖了一个尺方的方孔算是窗户,光线很难进来。地上是踏得很实的烂泥土,墙边有鸡蛋大般的小洞洞散散落落,可以看见几只老鼠在洞口探头张望,贼头贼脑的。几把锄头和镰刀依靠在门背后,还有一堆杂物码在条台下,条台上是一盏煤油灯,玻璃灯罩的边沿是坏的。依稀可见条台正中央的墙上挂着毛主席当年接见红卫兵的画像,神采奕奕红光满面。“这地方穷”,我在心里嘀咕着。凭心说句真话,我不喜欢这个地方,太破太烂了。“走吧,快走吧。”我对父亲悄悄道。“不急,吃了午饭再走。”父亲的脸色有点凝重。不多会,有人从灶屋端来了几碗粥,清汤寡水的,鼻风能吹出两道沟。我看着手里捧着的碗怔怔地呆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样来“操作”这顿午饭。也就在这时呼拉一下子从屋外窜进了四五个小毛孩,隆冬腊月的寒冷日子里,他们竟然光着脚,身上穿着一件大人的“卫生衣”,两条黄黄的浓鼻涕呼呼拉拉的由鼻孔里窜上窜下的。不对,当我再仔细看时,发现他们清一色的都没穿裤子,他们的屁股被笼罩在那件硕肥的“卫生衣”里了。“天哪,农村里的孩子怎么会这么苦?”我被打击了,很震惊!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这些孩子不停的围着我转,盯住我手中的碗眼里放出了光:像乞讨、像憎恨、像无奈、像卖乖、像抢夺。我赶紧放下了手中的碗。不怕烫吗?看着孩子们轮流地你一口我一口喝着粥,我想到了旧社会,想到了阶级苦。突然,孩子的父母们来了,怒气冲冲的举起了手中的木条:“没出息,饿死鬼投胎啊!”木条朝孩子们的头上落了下去,“咣当”一下,碗掉在了地上碎了,“哇”的一声,孩子哭着跑了。碎了,碗。跑了,哭泣的孩子们。我偷眼看了下父亲,他的脸铁青铁青的,很吓人!这样的场景,这个第一次回老家的经历一直被我记住,直到很多很多年以后的现在。整整41年啦!
    又过了11年,那年我正好三十岁,讨了老婆生了儿子。台湾其藻伯父回大陆省亲并为我爷爷立坟,我和父亲随之一并前往家乡。踏在回家乡的路上,社会主义的农村面貌崭新崭新的。车子巳经能沿着大马路转到小马路而后直接开到村口了。依然是很多很多的人在村口,依然是很灿烂的笑。站在村口,我放眼向村里望去,阳光下的房屋都是红砖砌起来的,上面盖着瓦片,农村已经今非昔比了。改革开放给农村带来了巨变。当年光腚的小孩如今高中或者高中毕业上了大学了,也有的可能去了远方,诗和远方造就了他们的风流。是的,一切都变了,仅仅只是十一年的功夫,家乡变了,变化在纠缠和冲撞中,变化在新旧交替中,变化在一切记忆的关乎中,变化在自我革新的挣扎中。而这个过程一方面是从大城市刮来的夜来香,一方面却又是农村千百年以来的愚昧和顽固。就在这个村子里,有无所事事终日麻将的壮年汉子,有为了生男孩而连续生了八个女孩依然不罢休的,还有司空见惯的家暴,更有某些特殊时期遗留下来的道徳品质的低下。凡此种种已经在我的心里为给描述家乡留下了另外一种深刻。也是我第二次对家乡的记忆。
    去年,第三次回到了家乡,沿着灌河大道一直走到了大海边。滨海和响水像两颗夜明珠镶嵌在苏北大地的深处。一路行来,满眼帘的风景,所见之处,处处风情。吃、住、行,无不体现当地百姓殷殷实实的物质基础。走在大街上已经让我分辨不出乡镇和城市的差别了。漂亮的房子,幸福的人们,活泼可爱的孩子们,还有那美丽的田野,这一切仿佛把天底下所有的美都作了一次水乳交融的再次创作。
    我去过很多国家,可以说家乡的建设超过很多东南亚国家,甚至超过了一些发达的欧洲国家。所以,当我住进星级酒店时,当我享受着南国风味的海鲜大餐时,当我行走在繁灯如昼的大街上时,我为家乡的美为家乡的繁华而感到自豪,当我面对家乡父老的笑容时,我比他们笑的更开心。四十年了,前前后后的三次回家乡的印象,给了我三次不同的递进式的感受,四十年如同一把尺子丈量了我的家乡,四十年只专注的写了一个字,那就是爱。虽然我知道人的一生再无第三个四十年。
    我半生已逝,时间的流水不仅褪去了浮华,更是露出了生命里的真金。我虽久居南方,却像是一个被线扯着的风筝,线的终端在苏北,那是我来这个世界的源头,我的祖祖辈辈栖息的地方。因此,我总想把生命中的裂缝换成是阳光的照耀进来。也正因为此,我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来想着如何去写我的家乡,写我对她的眷恋,对她的向往,对她的期盼。几天前突然传来了“3•21”大爆炸的噩耗,让我莫名的震惊和心疼,但愿家乡的人民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痛定思痛,重整山河,走出困境,建设美好的明天。当我们去审定这场灾难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了一个命题:物质和精神哪个更值钱?哪个更廉价?想到这里我的笔沉甸甸了。家乡,我该如何看你呢?当爱已出口而情却未到时。有人说:世上总有返乡的游子,但也总有归不了家的旅程。这句话对吗?果真如此吗?噢,我的家乡,驮着你有点累,放下却又舍不得,尤其是当爱已说出口。
作者简介:殷宗豪,男,出生于1959年3月20日,上海市人,祖藉江苏淮安涟水县。1979年毕业于上海计算机、打字机厂技校,继又考入上海市黄浦区“工大”写作系,毕业后任车间主任,工会副主席。曾经荣获“上海市青年劳动模范”、“新长征突击手”称号。后调上海轻工业局制笔公司“政校”任教。爱好文学、书法、二胡演奏、种花、养鱼、旅游等。现任上海市缘枫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江苏殷商文化研究会理事、常务理事、副秘书长。
    
 
Copyright © 2015-2018 江苏殷商文化网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江苏殷商文化研究会 电话:13806162336 0510-86623348 地址:江阴市申港镇老年活动中心
网址:http://www.jsyswh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