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江苏殷商文化网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网站首页 关于殷商文化 文化论坛 理事综览 企业之窗 殷氏动态 古今人物 建言献策 百花苑
网站导航
关于殷商文化
文化论坛
理事综览
企业之窗
殷氏动态
古今人物
建言献策
百花苑
最新动态 更多
阳光总在风雨后
平昌殷氏捐赠水果慰问疫情一线社…
沭阳县殷氏家族联谊会 注册会员…
南通殷氏到“南渡殷氏文化园”祭…
庆祝江阴“饮福堂”殷氏宗谱弘发…
江阴殷商文化研究会第二届理事会…
鲁豫殷氏来苏考察交流
泗洪浴德堂《殷氏宗谱》编撰工作…
 
详细内容  

关于王亥的考证

发布者:殷生良  发布时间:2020-01-08  点击:137
    一、王亥生卒年月考
    王亥的出生年月正史没有记载。遇难时间,《竹书纪年》仅有帝泄“十二年,殷侯子亥宾于有易而淫焉。有易之君杀而放之”。据夏商周断代工程最新公布年表推算,帝泄十二年为公元前1803年。帝泄是大禹的9世孙,为夏第九任国君。《竹书纪年》还记载:“帝泄元年辛未,帝即位。”“二十五年,陟。”帝泄元年即公元前1814年。这里所说的“二十五年”,是指帝泄二十五年,即公元前1797年。所谓“陟”,就是薨。也就是说帝泄在位25年而死。王亥遇害时间为“帝泄十二年”,是年为壬午年,即公元前1803年。那么,遇害的具体时间应如何确定呢?这个问题一直困扰我多年。
    2007年夏末,一位30余岁的农民突然找上门,自报家门说,他是虞城县贾寨镇孙门杨楼村民组陈庄村人,名叫王建。我问他找我何事?他说:“《商丘日报》报道了华商始祖王亥,还说今年秋季要举办华商文化节。俺是王亥的后代,所以去华商文化广场找他们的负责人。他们说你对王亥有研究,让俺找您。”我问:“你说你是王亥之后,有什么根据?”他理直气壮地说:“俺有家谱啊!”说着,他拿出了一份打印的5页材料。其中有明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中秋的《公呈备案文碑文》,碑文的内容是:王超恩等王氏宗亲五人,为重修王氏祖祠,又买地“二顷六亩余”,用于“每年除祭扫修葺”,盈余部分,用于“延师而敦诗书以济其贫寒”。但又恐“将来不肖者顿起贪心,迭滋祸败”,因此,王超恩等便呈报河南归德州(当时尚未升府)将此文书、账目等存档,以备查对,以防“不肖者顿起贪心”。当时的知州李应魁不仅接受了王超恩等人的呈文,准予立案,而且又赠“辉昭德威”四字以褒奖;还在呈文上批示:“重修祖祠而隆家祭,兴课读以励人才,查核碑文均嘉上,准予立案,并给‘辉昭德威’四字,以垂永久可也。”落款是:“河南归德州正堂尹批;明嘉靖贰拾肆年中秋吉日。”
    接着第二页便是明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重阳节,王氏86世孙王长庚所撰写的《重修祠堂碑文》。第三页是清康熙九年(1670年)重阳节王氏92世孙王允志所撰的《重修祠堂碑文》。第四页仍为康熙九年重阳节兼管祠堂事王允志所撰写的《祖祠祭田公务碑文》。第五页为王允志于康熙九年重阳节所撰写的《祠堂礼制立议约碑文》。
    看了以上呈文和碑文我不以为然。因为王姓的来源颇多,怎么能证明该王氏家族就是王亥之后呢?突然,我发现下面有段文字,令我震惊。题目是《商•王氏族祀礼》。文中道:“四祭三鹿二虎符,共祀一祖昭千秋。马羊猪牛皆祀上,六牲供案各九头。巫师二九立,玄燕舞当头,上衣下裳系黄绸。鼎炉熏香起,八音索陵丘,合族老小悲悠悠。先祖启易商,功绩盖今古,长跪九揖九躬叩。祭祀重阳日,祖先诞辰寿,俯身叩拜祷祖祐。族居黄河有虞地,古宋名望第一流。开济神州永繁荣,世祖功德誉九州。”
    从祀礼文的题目中便可看出,该王氏家族的确是殷商后裔。文中交代得更为清楚,“巫师二九立,玄燕舞当头”。“玄燕”即玄鸟、燕子。《史记•殷本纪》记载:商的始祖契是其母简狄吞玄鸟蛋所生。《诗经•商颂》亦云:“天命玄鸟,降而生商。”既然祀礼文中有“玄燕舞当头”,这说明契是他们的祖先。王亥是契的6世孙,毫无疑问,王亥也是他们的祖先。在先商家族中,首先被尊为“王”的就是王亥。所以,该王氏家族将王亥尊为王氏始祖不是没有根据的。但从王氏碑文记载中可看出,该王氏的始祖不是从王亥开始计算的,而是从殷商末开始的。古时以30年为一世,嘉靖二十四年的王长庚为86世孙,距今已471年,如王长庚当时按30岁而计,其始祖距今已3081年。王姓始祖当在公元前1065年。康熙九年的王允志系王氏92世孙,距今已346年,如王允志也按当时30岁而计,其始祖距今已3136年。王姓始祖当在公元前1120年。公元前1065年和公元前1120年均属殷商末年,与微子启和帝辛系同时期人。
    为什么该王氏家族没有从王亥开始计算,而从殷末开始计算呢?笔者认为,该王氏家族很可能原在朝内做官,武王克殷后,便逃至祖居地商丘的古有虞地隐居,为纪念先祖王亥,便以王为姓,成了商丘的王氏始祖。正如《商•王氏族祀礼》中所说:“族居黄河有虞地,古宋名望第一流。”所谓“有虞地”,即今商丘市虞城县北纶城一带。为什么说是“古宋名望第一流”呢?公元前1043年微子启封于商丘,称宋国,建都睢阳。所以后人称商丘为古宋。又因该家族系皇亲,称“古宋名望第一流”正是实话实说。“先祖启易商”之句,笔者认为,这里可作二解:(一)指微子启封于商丘,名宋国;(二)王氏商丘始祖因殷商灭亡而易“子”姓为“王”姓。这里“启”不作人名,而作“肇始”之意。因为微子启之后裔无“王”姓,所以,笔者认为,这里的“启”不是指微子启。作为家谱竟记载了3000多年的家史,实在了不起。可以说,家谱上所记绝不是传说,而是实实在在的王氏家史,与正史完全吻合,人物和事件都是可信的。
    那么王亥的生日和忌日又在何时呢?《商•王氏族祀礼》云:“祭祀重阳日,祖先诞辰寿。”重阳日为九月九,是王氏祖先王亥的诞辰。忌日,该文中没有记载。但王建先生说,原家谱中有记载(“文革”中家谱被焚烧),为“腊月二十八”。也就是说,王亥遇难时间为公元前1803年“腊月二十八”。那么生于那一年呢?正史和家谱中均无记载。
    王亥是冥之子,冥为商侯,并为治水而献身。据《竹书纪年》记载:帝杼“十三年,商侯冥死于河”。帝杼十三年为公元前1920年,与王亥遇难公元前1803年相距117年,也就是说,如“冥死于河”之年降生,至王亥遇难,王亥要活117岁。显然有误。王亥究竟生于哪一年呢?《竹书纪年》记载:“帝芒三十三年,商侯迁居到殷地。”笔者认为,帝杼“十三年,商侯冥死于河”应为“帝芒三十三年”之误。其理由是:(一)王亥遇害时117岁既不成立,那么如果帝杼十三年冥已死,作为他的儿子王亥不可能在他死后几十年才出生;(二)因为帝芒三十三年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商侯迁居到殷地”。为什么在这一年迁居呢?其原因就是因为这一年发生了洪水灾害,并且冥为治水而死,所以被迫迁都。这里所说的“殷”,并非安阳小屯的“殷”,而是商丘境内的“殷”,即商丘城北蒙墙寺一带。古时此地曾称亳、亳殷、景亳、蒙、殷和北殷。因为当时的商侯是夏朝的诸侯王,商侯的封地在商丘,西界数十里便是夏的诸侯国葛国,北界与莘国相连,商侯不可能跨越诸多诸侯国,到800里以外的诸侯国去建都。所以,商侯所迁居的“殷”,仍在商国境内。是年,冥为治水而死,继任侯爵的当是他的儿子王亥。所以,才有商侯迁都之说。冥是非正常死亡,所以,王亥继任侯爵时,年龄不会太大。王亥的先祖帝喾15岁便佐颛顼帝,王亥此时的年龄大概也是这个年龄。如果推断不错的话,王亥当生在帝芒十八年己丑九月初九,即公元前1854年9月9日,至王亥遇难公元前1803年12月28日,享年52岁。此年龄与王氏家族传说的年龄恰恰相符。
    二、王亥遇难考
    《竹书纪年》记载:帝泄“十二年,殷侯子亥宾于有易而淫焉。有易之君杀而放之”。“十六年,殷侯微以河伯之师伐有易,杀其君绵臣。”一个“淫”字,引起了不少争议,并编出了不少故事。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张清华《文白对照二十二子》将“宾于有易”翻译为“殷侯子亥归顺有易国”。将“淫”字翻译为“行为无节制”。
    1980年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周菲主编《商代历史故事》中更有一段精彩的描述:冥死后,他的儿子王亥继续当了商王。王亥是一个身体魁梧膀大腰圆的人。他力气大,胆量大,办法多,早在治水中就显出了卓越的才能。
    由于水灾,商族发生了粮荒,王亥决定把商族的牛羊赶到世代通婚的有易氏那里去换粮食。
    一个晴朗的早晨,王亥向儿子上甲交代了商族里的各种大事,让他好好地代理他执政,便带着亲兵和随从,并由他的弟弟王恒随同,赶着成群的牛羊出发了。经过长途跋涉,终于来到有易氏所在地。
    有易氏的首领是一个叫绵臣的瘦小老头,他看到王亥、王恒赶着大群的牛羊来到他的部族,乐得眉开眼笑。为了款待王亥、王恒,他在当天晚上举行了一次跳舞大会。
    夜幕降临了,有易氏的广场上点起了篝火,青年男女穿着节日的盛装在火光的照耀下,随着简单的音乐,跳起了欢快的舞蹈。绵臣带着他年轻漂亮的妻子陪着王亥、王恒在广场的中心,一边喝酒一边观看。绵臣早已对王亥赶来的牛羊看得眼红,恨不得马上霸占了,心里正在盘算着劫夺的办法。王亥则看上了绵臣的妻子,很想跟她到欢快的人群里跳舞。绵臣的妻子也看上了这个英武的异国国王,于是就起身邀请王亥和她同去跳舞。王亥顿时忘记了奔波的劳累,高兴地答应了她的邀请,起身一起走到狂欢的人群之中。在摆满美酒佳肴的几案旁,留下的只有满肚子鬼主意的绵臣和为王亥深感担心的王恒。
    舞会结束后,王亥和王恒被送到贵宾的客房。由于过度疲劳,王亥倒在床上便呼呼入睡了。王恒觉察出当晚的气氛有些不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就起来交代了一下守卫的战士,然后跑到后院去察看牛羊去了。这时,在绵臣的宫内,正在密谋一场杀害商族来宾、劫夺他们的牛羊的阴谋。
    夜半时分,王恒又起身去后院察看动静时,一群手持弓箭、刀、斧、戈、矛的有易氏士兵已经悄悄干掉了守在前门的商族士兵。只听见一声呐喊,王亥所住的客房已经被一片火光照亮。王恒闻讯赶来时,王亥已被有易氏的士兵砍掉了脑袋,倒在血泊中。王恒看到寡不敌众,就转身跑到后院,在几个商族士兵的保护下跳墙逃走了。
    著名史学家郭沫若主编的《中国史稿》这样描述道:“冥子王亥的时候,开始利用牛作为负重的工具,在各部落间进行贸易。有易氏夺取了王亥的牛,杀死了王亥,双方因此冲突起来。王亥子上甲微借助于河伯的武力,打败有易氏,杀了有易之君绵臣,进一步扩大了自己的势力。王亥在甲骨卜辞中被称为高祖亥,上甲微也受到了隆重的祭礼。”
    笔者认为:《竹书纪年》记载“帝泄十二年”,应是公元前1803年。“殷侯子亥宾于有易”的“宾”字,不应解释成“归顺”。商部落,即商国,不可能归顺有易国。其理由是:商国在夏诸侯国中是一个强国,王亥的4世祖相土时,已经是“相土烈烈,海外有截”了,其疆域还扩展到渤海一带,并在泰山附近建了陪都。其疆域和实力,都远远超过有易氏。一个强大的国家怎能归顺于一个弱小国家呢?
    即使有易国比商国强大,但它对商国也没有构成任何威胁;因为商国至有易国相距近两千里,两国之间还有很多诸侯国,商国不可能受到有易国的威胁,所以没有必要去归顺有易国。因此,“宾于有易”的“宾”字,应作为“宾客”来解释,意思是作客于有易氏。实际上就是公平交易、以物易物于有易国。
    “殷侯子亥宾于有易而淫焉”的“淫”字,不能理解为“行为无节制”,更不能理解为行为不轨与绵臣之妻或其女儿“有染”,即发生不正当的关系。“淫”字有八种解释:(一)浸淫;(二)放也; (三)贪也;(四)溢也,过也;(五)甚也。《列子•黄帝》记载:“黄帝曰:‘朕之过,淫矣。’”这里的“淫”显然不是淫乱,而是作“甚”字讲;(六)大也;(七)僭也。《国语•吴语》记载:“掩王东海,以淫名闻于天子。”这里的“淫”,是超越的意思;(八)久也。《国语•晋语》记载:“底著滞淫。”这里的“淫”,是作长久之意。这八种解释,笔者认为,“殷侯子亥宾于有易而淫焉”的“淫”字,应作“长久”之解释,较符合原文的本意和历史的真实性。
    因为王亥和他的经商队伍是长途跋涉到千里之外的有易国做买卖,那么多的牛羊和货物需要一段较长的交易时间,就是古时所说的“淫”,即“久也”。王氏家谱亦记载,王亥遇难时间在“腊月二十八”,更证实这里的“淫”作为久居更为确切。由于王亥在那里时间较长,王亥在有易国的影响也会越来越大。绵臣对王亥这位异国英明能干的国君,不能不产生嫉妒之心,甚至他担心王亥久居有易国对他有所威胁,甚至会取而代之。因为王亥的4世祖相土就曾将自己的势力扩展到渤海一带,王亥的到来不能不使他担心害怕。同时,王亥所带去的牛羊和其他物品,也令他垂涎三尺,看着眼红。郭沫若先生所主编的《中国史稿》所写的“有易氏夺取了王亥的牛,杀死王亥,双方因此冲突起来”的解释,比较符合历史的真实性。图财害命和嫉贤妒能,是绵臣杀害王亥的主要原因。将王亥被害说成是因为与绵臣的老婆或女儿有染,显然不符合历史的真实性。其一,王亥是商国国君,是一位顶天立地的英雄,他深知与绵臣之妻或其女儿发生淫乱绝没好下场。所以,他对绵臣之妻或女儿不会做出不轨行为。其二,绵臣是有易国国君,他的妻子和女儿不是普通民妇和民女,是不可能随随便便跑到王亥客栈,与王亥发生不正当关系的。
    【文/尚起兴  原载《商丘日报》】
    
 
Copyright © 2015-2018 江苏殷商文化网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江苏殷商文化研究会 电话:13806162336 0510-86623348 地址:江阴市申港镇老年活动中心
网址:http://www.jsyswhw.com